彦鹅e

💛【都给我打开看↓↓】↓💛
我叫彦
BTS/MHA 孩厨/原创
是旻骑却不怎么吃旻方面cp(除了95
泰右/闵左 其它没要求
包头市 all my love 不跟毒唯玩
MHA近期产物会hin少
肾粉免得我刷你屏(。

【MHA/欧相】祝我鹅阿彦生日快乐(不是题目x)

(星星眼.jpg

纽扣绒猫:

欧相王室pa
极度ooc预警!


祝我鹅生日快乐!


   
    夜晚。
    宫殿里四下寂静。


    连他年轻的女学生们也都早停止了百灵鸟般的轻快歌声,四周仅剩下夜风吹进窗框的微微响动声。


    在这寂静无声的午夜,相泽消太的工作才刚刚开始。


    利用光滑的反光镜面,依靠月光使得房间保持适当的明亮。对于宫殿的其他房间来说,这里的装潢算得上是简约无奢。


    房间足够宽敞,房内四周摆放着几乎要接触房顶壁画的庞大书柜。即便如此,还是空出了一块供主人自由活动的地方,铺上了柔软的轻薄地毯。


    相泽看这桌上记事本的字迹思索了一会,低低念了几句什么。


    不同的几本书籍从各自的书架上似乎轻飘飘地飞了下来,自动堆在了地毯上满满的一堆上。


    这些行文晦涩的书籍和卷轴都是相泽今晚要查阅的对象。


    巨大的工作量。


    他拿起放在桌上的眼镜,双手把它戴上,面对堆放在脚边的符文资料,他径直坐在一旁开始查阅起来。


    相泽眼睛里的血丝和下方皮肤的浅黑色,证明他并不是第一天这么做了。


    当相泽把手上这本双指宽的书做完了最后一点笔记,把它堆上一边。这时一双宽厚的手从背后快速地摘下了眼镜,接着高大的身躯坐下来,几乎是在扣抱着他。
    金色繁复花纹印在鲜红披风的一角,随着动作盖在相泽的腿上。


    在他半夜工作胆敢闯进打扰和有资格拥有这披风的人,也就只有一个。


    “还没睡吗,相泽?”


    “今天的份还没查完。对于这一届学生的特殊性我必须做好应对麻烦问题的准备,”相泽看到对方还未卸下的手部铠甲,“您也不是没休息吗?国王陛下。”


    欧鲁麦特低头埋向相泽颈间,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“刚刚有个紧急会议要我出面,是战略部署的事。所以顺道来看看你。”说话间欧鲁麦特的吐息呼到相泽的皮肤上。


    相泽不禁微微恼怒地推了推靠在自己肩膀的金色脑袋。奈何对方依然占据地盘纹丝不动,还变本加厉地蹭了蹭。


   “国…八木俊典!我还有工作没…”
    放在腰部的手紧了紧“就,一会。”


    试图推开脑袋的手停下来,停顿之后,转为安抚似地穿过金色的柔软发丝。


真少见啊。


    欧鲁麦特国王全副武装迈上黄沙飞扬的战场。


    相泽消太在城墙上看着他穿着铠甲的背影,听着鼓声伴随前进的号角响起,战士们震天的喊声和那人的大笑清晰无比地带进相泽的耳朵。


    带着沙尘的风在这位国王陛下身边肆虐,毫无忌惮地让国家希望象征的披风在他身后挥舞。


    最后在场所有民众胜利欢呼声里,凯旋归来的国王陛下还是他们眼中的最伟大的英雄。


    然而在场的人中只有他知道,在人前始终不摘下的盔甲面具里,是疲惫不堪的身躯。


    房间的门打开,重新带上面具的欧鲁麦特国王走出房门,再度轻声把它合上。


    盖在相泽消太背后的披风,在微亮光线下金色的花纹泛着浅浅的光泽。他再度戴上眼镜拿起了书,泛黄的羊皮纸记录着国家的往昔,墨水写就的字也开始褪色。


    总有一天,他们也终将归入尘土,被后人载入厚厚的部书。


   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


    二人并肩作战的日子,也只会刻在彼此心底带到各自的坟墓里去。


    成为新一页的传说。


END

评论(2)

热度(43)

  1. 彦鹅e纽扣绒猫 转载了此文字
    (星星眼.jpg